繁体简体

【台海观潮】美国为何要将台湾推向战争边缘

威尼斯人网址 > 评论 > 台海观潮      2022-04-11 14:54:09

微信图片_20220411145246


  对于中美两强“必有一战”或“即将到来的冲突”,2018年特朗普政府国防战略的主要作者科尔比(Elbridge Colby)在其新书《否定的策略》(The Strategy of Denial)中,吐露了一项长久存在于美国外交界战略思维中的“阳谋”,着实硬生生将台湾给推向了战争边缘。

  这个“阳谋”就是,美国正努力与澳洲、日本等盟国合作,试图利用“切香肠”的渐进式“友台”与“挺台”方式,煽动中国大陆落实“武统”、发起一场对台湾的有限战争。因为迫使中国大陆将台海冲突升级是符合当前美国利益的,将台海紧张局势升级为军事冲突将有可能给美国在中美的“战略竞争”与地缘竞争中带来胜利的机会。

  从地缘政治看中国崛起

  从“地缘政治学”看中国崛起的多项观点,果然在近年已逐步应验发生。中国大陆积极参与区域事务与全球治理、做个“负责任的大国”,也使得中美两国的互动交手被外界观察解读为新旧霸权的对垒。中国大陆把握“战略机遇期”,继续增长以厚植国力,透过这个“一带一路”的建设,建立起了横跨欧亚的大陆联盟,中俄连手对抗重返亚洲,在东亚、东南亚、南亚与中国大陆处处对立的美国。除此以外,中国大陆也藉此强化了与中亚、西亚、以及欧洲的联系,延伸了与美国长期对垒的战略空间,让过去由美国所主导建立起来的那套“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面临到了新的挑战与重新建构。

  因此,从地缘政治观察中国大陆推动的“一带一路”或“亚投行”,可以看见中美背后所带出新旧霸权的角力;同样从地缘政治检视,中美在南海、台海或东海钓鱼岛主权的针锋相对,也是如此。“中国崛起”可说是过去数十年来亚洲最大的变量,这项崛起目前还在进行中,不仅改变区域权力结构,也变更了区域政经型态。

  尽管中国大陆采取“合作为主、淡化斗争”的和平崛起,但对于美国而言,中国大陆在和平崛起后,已彻底改变东亚地区过去以美国来平衡中国大陆的战略格局,因为当代中国大陆“大战略”的主轴就是“不战而主东亚”,用经济与文化的力量,挤走了美国在东亚地区的势力。而美国在结束中东的战争后,也试图要“重返亚洲”,中美因而在亚洲形成新的交锋状态,也让亚洲权力重新分配。

  美国借着美日安保条约巩固与扩增在东北亚对于中国大陆的防堵,也透过在韩国部署战区高空防卫飞弹系统(THAAD)联系起了美日同盟与美韩同盟、重新连结美日韩三方关系;而在东南亚方面,美国与日本也积极对菲律宾和越南进行拉拢,试图减弱中国大陆在东南亚的势力范围,美国从朝鲜半岛、东海、南海至印度洋,都建立了相对应的安全机制来反制中国崛起,自然在台海也不例外。

  因为中国崛起才让美国需要打“台湾牌”

  任职“新美国安全中心”资深研究员卡普兰(Robert D.Kaplan),从传统现实主义的“地缘政治学”看“中国崛起”的意义。他在《中国力量的地理意义》(The Geography of Chinese Power)文中指出,假如中国大陆未来将其国力扩张到强土之外,将会对全球政经局势造成极大冲击。卡普兰也针对中国崛起可能形成全球战略地理影响,提出他的观察。

  其认为,中国大陆除了位居亚洲中心、拥有广大的天然资源外,正面还面对一个优越的海洋,这种地理条件让俄罗斯望尘莫及,因此在中国崛起后,中国大陆对世界形成的挑战最主要是地缘政治上的影响力,他表示,如今中国大陆正慢慢地改变东半球的权力平衡,而这种改变,自然会引起美国的关切,同时,也将引起在地缘政治成为竞争的印度更大的敌对。

  区域安全关系无法脱离地缘政治因素的影响,而地缘所在空间,也将决定国家活动范围和发展的型态,以及与周遭国家的互动关系。以中国大陆为例,因地理位置成为东亚地缘中心国家,中国大陆周边有14个边境国家,因此中国大陆的盛衰自然会影响与周边国家的互动。

  从地缘政治观察,目前在印太地区,已逐渐形成了以美国为中心的东北亚地带、以中国大陆为中心的东南亚地带、还有以印度为中心的南亚地带,这些中心地带的划分只是地缘活动范围,并非是各自分离的,彼此间也没有明显界线,而是相互交错重迭的。

  过去,奥巴马政府称中国大陆为“建设性的战略伙伴”,而特朗普政府与拜登政府则将中国大陆给定位为“地缘政治经济的战略竞争对手”。如今,东亚已出现了多极化秩序的态势,随着中国大陆政治、军事、经济与科技实力的增长,美国与中国大陆的紧张关系必然加深,美国这个西半球的霸权一定会设法阻止中国大陆成为东半球最重要的霸权,这就是今后两个世代在地缘政治最重要的戏码。

  对于中国崛起后的海权发展,卡普兰在《海上的行动能力》( Getting Sea Legs)文中也指出,“中国在世纪将会透过海军,将其硬的国力投射出去”(China will project hard power abroad primarily through its navy),因此,中国大陆的战略目标是要沿着滨海地区建立相当的海空军实力,以阻止美国在任何时间进入第一岛链与中国大陆海岸之间的任何海域。

  这其中也包括了对于台湾战略地理位置的担忧,台湾若回到中国大陆怀抱,则解放军在对抗第一岛链上不但立即居于战略优势,而且中国大陆还可以利用台湾优越地理位置,发挥最大的投射军力。因此,他建议美国与台湾必须考虑以 “不对称”的战略来应付中国大陆的军事压力,而美国渐进式“友台”与“挺台”的“切香肠”策略则避免了冲突的快速升级,并减低了对手和其他盟友的反弹。

  同时,卡普兰也建议美国军方应采取固守大洋洲的战略,这种战略除了有助于今后如果中国大陆要攻打台湾便必须要有付相对代价的准备外,美国也可以维持在第一岛链区域内的海空军巡逻部署。但台湾不可对此见猎心喜、认为美国一定会为了台湾出兵而一昧“倚美抗中”,因为台湾虽然不是美国的核心利益、却是中国大陆的核心利益,一再配合美国的演出来挑衅中国大陆只会适得其反。

  因为美国对其盟友关系在实际的政策操作上,区分为核心盟友、半核心盟友及边陲核心盟友等三种层次,至于哪些国家是美国的重点盟友、哪些又是没有那么重要的盟友,以及哪些国家只是伙伴而并非盟友,都是取决于不同形势下的美国国家利益与战略利益的,可以说是国内外形势决定了美国的对外政策,例如过去的越南、今日的阿富汗与乌克兰皆是如此,都是台湾“倚美抗中”的前车之鉴。(作者 萧衡钟 华中师范大学台湾与东亚研究中心研究员,北京大学、中国文化大学博士)

    威尼斯人网址专稿 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责任编辑:黄杨
互联网新闻澳门威尼斯人官网服务许可证10120170072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281号
违法和不良澳门威尼斯人官网举报电话:010-65669841-817
举报邮箱:xxjb@huaxia.com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威尼斯人网址

Copyright 2001-2021 By www.huax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