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善恶的一面镜子:美军仓皇撤离阿富汗
目前美国从阿富汗的撤军已经完成了90%以上,拜登表示美军已经实现了“反恐目标”,应该由阿富汗人“决定自己国家的未来以及如何治理国家”。显然美国已经彻底放弃阿富汗,任由阿富汗陷入内战。周边国家普遍担心阿富汗冲突会“外溢”,恐怖分子趁乱流入中亚、毒品走私等问题将加剧……20年过去了,作为阿富汗持续动荡的始作俑者,美国及其盟国拍拍屁股逃离后只留下巨大的“安全黑洞”。

  美国总统拜登近日宣布全部驻阿富汗美军将在8月31日之前撤离,“阿富汗战争的反恐目标已经实现,现在是时候离开了”。美国中央司令部也发表声明称,美国从阿富汗的撤军已经完成了90%以上。

  名为撤军,但在很多人看来美国是在阿富汗打不下去了,失败了,被迫仓皇逃走。

  20年前发动阿富汗战争时,美国信心饱满,志在必胜,但很快发现陷入了泥潭,骑虎难下,反复调整战争目标。美军面对的是几乎没有外援的塔利班,但花费了一万多亿美元和2000多条士兵生命的代价,就是搞不定它。塔利班主要凭借自己的那点力量就获得一个类似越战的结局,这不能不说是美国当下国家能力衰退的一个写照。

  美国似乎特别喜欢打仗,但几乎每场战争都留下一个烂尾工程。如今塔利班视其为仇敌,阿富汗政府将它看成是自私自利的逃跑者,华盛顿对这场战争“胜利”的所有宣扬都是自我粉饰的装腔作势。

  更具讽刺的是,塔利班发言人苏海勒·沙欣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中国是阿富汗的朋友,他们欢迎中国前往阿富汗投资,并表示反对任何人和任何力量从阿富汗的土地上攻击中国等国家。经过20年的战争和动荡,阿富汗政府和塔利班至今都视中国为朋友。

    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表示,很多事实表明,在国际道义与一己私利之间,美国总是选择后者。美国在全球多地推行其所谓自由民主体制,强推政权更迭,所引发的动乱、战争、恐怖主义、难民潮等后遗症至今难以消除。美国罔顾责任和义务,迫不及待从阿撤军,将烂摊子和战乱局面甩给阿富汗人民和地区国家,进一步暴露出美国“捍卫民主人权”幌子背后的虚伪人设。

  汪文斌指出,作为阿富汗的友好近邻,中国始终支持阿人民维护本国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把国家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中方一贯秉持“阿人主导、阿人所有”原则,致力于推动政治解决阿富汗问题。中方愿同国际社会和地区国家一道,继续助推阿和平和解进程,助力阿富汗早日实现和平稳定。

20年战争,为阿富汗留下了什么?

 

  “9·11”事件后,美国迅速发动了阿富汗战争,推翻了塔利班政权,赶跑了基地组织。随后20年,美国继续在阿富汗进行反恐战争,推动战后重建,进行所谓民主改造。阿富汗由此建立了所谓西方式民主共和政体,经济实现了低速增长,国家安全部队也得以建立。

  然而,20年过去了,阿富汗仍旧是一个冲突、动荡的国家。美国发动阿富汗战争的一个战略目标,就是使阿富汗不再成为恐怖主义滋生的土壤,但是这种目标并未实现。因为塔利班虽然作为一个政权已经被推翻,但它自2003年起实现了重组。迄今为止,它已发展成为拥有8万多名成员、战斗力顽强、反美反政府的政治军事组织。除塔利班之外,基地组织以及“伊斯兰国”呼罗珊分支等各种极端组织在阿富汗境内也非常活跃。20年来,冲突给阿富汗带来了严重的人道主义灾难。

  阿富汗依然是一个实际上分裂的国家。美国及其支持的阿富汗政府不能在全境实施有效统治,主要控制中西部和北部地区以及全国大中城市和交通干线。阿富汗政府也离不开美国及其西方盟友的军事保护。此外,它还面临治理效能低下、腐败成风等困境。反观塔利班,它已控制了阿富汗东南部、南部等许多地区,并在牢固管辖区内实施有效管理。比如实施伊斯兰教法,向当地民众提供保护,帮助解决民事或商业纠纷,实际上与阿富汗政府形成政治分立之势。

  阿富汗还是世界上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工农业基础薄弱,粮食不能自给,经济严重依赖外援,财政不能自立,民众生活困苦。持续近20年的阿富汗战争,只留下了一个动荡、分裂、贫困的阿富汗。

比越南战败时还恶劣的逃离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从阿富汗军方和政府消息渠道得知,由于美军撤离阿富汗过于匆忙,有超过7000名包括“基地”组织、塔利班高官和毒枭在内的恐怖嫌犯、重犯头目,被“扔”在巴格拉姆空军基地防范薄弱的监狱内。这些人随时可能越狱。一旦他们重获自由,阿富汗极可能重新成为“恐怖分子的天堂”。而且,这个基地一旦被塔利班接管,美国在阿富汗长达19年的“反恐战争”将成为一个世界级笑话。

    一名阿富汗国民军高级军官愤怒地说,“他们(美军)甚至没有把重犯名单交给我们,也没有说明哪些人关在哪个牢房。”美联社报道也透露,美军不辞而别后、阿富汗政府军进驻之前,一伙抢劫者闯入基地洗劫了营房,仓库也被翻了个底朝天。

  3000名阿富汗国民军官兵现在已经正式进驻和接管巴格拉姆空军基地,但让阿富汗政府和国民军指挥层极度不满的是,他们甚至缺乏巴格拉姆基地的规划图,完全不知道基地不同区域的用途、安防弱点,以及各项基础设施运转是否正常。

  阿富汗国防部发言人表示:“拘留所内关押着许多‘高价值’嫌犯。尽管美军撤离得很突然,但我们有足够信心确保他们不会越狱,以此保护我们反恐战争的成果。”但阿富汗许多安全官员和观察人士对此并不乐观。塔利班现在已经完全控制了南部的坎大哈省和赫尔曼德省,北部的许多省份也在塔利班的控制之下,其前锋部队已经抵达喀布尔郊区,阿富汗政府根本不可能有更多安全作战力量来管理如此庞大数量的嫌犯。这些被拘禁多年的嫌犯一旦越狱成功,势必成为塔利班等组织的骨干力量,阿富汗安全局势会因此加速恶化。

驻阿富汗美军 资料图

  尽管包括五角大楼在内的美国上下都真心希望美军离开阿富汗,但对于美军如此狼狈地撤离巴格拉姆空军基地,各方仍然感到始料未及。曾在阿富汗作战多年的一位匿名美军少将对美国媒体表示:“这样的撤离不能算是撤离,完全是仓皇逃离。我们抛下了并肩作战多年的阿富汗国民军,抛弃了多年来支持美军的当地人、亲美的所有力量,乃至阿富汗整个国家。这样的举动,让支持美国的人可能不再相信美国。这是一个比越南战败撤离时还要恶劣的事件。”

  急剧恶化的阿富汗安全局势,不仅暴露了美国政府和五角大楼对阿富汗根本没有长远战略,漫长反恐战争的恶果还将对中亚、南亚乃至全球安全带来极大威胁。

  7月5日,阿富汗的邻国塔吉克斯坦国家安全委员会官员表示,与塔利班发生一场夜间冲突后,1037名阿富汗政府军官兵逃到了塔吉克斯坦境内。该委员会称,塔利班已经“完全控制”了阿富汗东北部与塔吉克斯坦接壤的巴达赫尚省的六个地区。驻阿富汗美军司令奥斯汀·斯科特·米勒日前警告说,若按目前的情况继续发展,“阿富汗将走向内战”。美国情报界则评估认为,阿富汗政府在美军完全撤出后半年之内就会垮台。

  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7月3日在第九届世界和平威尼斯人网址上表示,在阿富汗问题上,最紧迫的任务是保持局势稳定,防止发生战乱。美国作为阿富汗问题的始作俑者,应以负责任的方式确保局势平稳过渡,不能甩锅推责、一走了之,不能因撤生乱、因撤生战。

过河拆桥,美军丢下阿富汗雇员跑了

    自2001年阿富汗战争爆发以来,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国家大约雇佣了30万阿富汗平民为他们提供包括翻译、餐饮、清洁、机械维修以及安保等诸多工作,这些阿富汗人和他们的亲属也因此成为包括塔利班在内的恐怖组织和极端组织的袭击目标。据美国非政府组织“一个都不能少”(No One Left Behind)统计,今年以来平均每个月都有至少两名阿富汗翻译遇害,5月这一数据增至5人。

    尽管塔利班近日表示,只要这些阿富汗人对他们曾经的所作所为表现出“悔意”,他们的生命安全就不会受到威胁,但一名要求匿名的阿富汗人在接受路透社访问时表示,“我确信塔利班会杀了我”,“他们说的只是谎言,不过是为了向世界展示他们良好的形象”。

  显然,远在华盛顿的美国政客们没能对喀布尔的危险感同身受。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作证时表示,目前约有1.8万曾为美军工作的阿富汗人在申请特别签证,但相关工作出现了严重延迟。他保证会推进相关工作,但显然国务院的速度赶不上可能在8月就能完成撤军的速度。

    《华盛顿邮报》在此前的一篇报道中则指出,这些申请往往被淹没在繁杂的官僚程序中,最终不了了之。非政府组织“国际难民协助计划”的高级律师迪帕·阿拉格桑就表示,“这些申请被卷入了一个黑洞,在两三年的时间里根本不会有人理会它们。”

    打着“保卫阿富汗人权”旗号发动长达20年战争、最终酿成人道主义灾难的罪魁祸首,正准备“拍屁股走人”,只留下阿富汗人面对未知的恐惧。美国的所作所为,也再度让全世界看清了这个自诩“人权卫士”的虚伪。面对数万曾为美国“捍卫人权事业”流血流泪的阿富汗人的呼声,美国政客高呼的“人权”何在?

  分析人士指出,无论是奉行“美国优先”的美国前政府,还是冠冕堂皇宣称阿富汗人民有责任决定自己未来的美国现政府,他们永远不会有太多时间去为阿富汗考虑。美国加速“甩包袱式”撤军,是奥巴马政府以来美国收缩反恐战线、聚焦主要目标的战略延续。

    美国及其盟国为尽快摆脱战争泥潭,以不负责任的方式从阿富汗撤军,给该国留下巨大的“安全黑洞”。作为阿富汗持续动荡的始作俑者,美国在阿富汗内部和谈举步维艰、极端组织趁乱做大的风险不断增加的情况下加速撤军,不仅牺牲了阿富汗人民的利益,也令地区国家安全风险陡增。

美国给世界留下多少烂摊子

    多年来,美国一再输出动乱,受害的国家不仅是阿富汗,还有叙利亚、伊拉克、利比亚等国。这个自诩为“道德标杆”的世界第一强国,是多国动荡、混乱、恐怖主义活动加剧的重要来源。

  非营利倡议组织One Project的研究报告称,美国在“9·11”后发动的战争,已至少迫使住在或来自阿富汗、伊拉克、巴基斯坦、也门、索马里、菲律宾、利比亚和叙利亚等国的3700万人流离失所。除二战外,这个数字超过1900年以来每一场战争的流离失所总人数。美国布朗大学开展的战争代价项目研究发现,至少有80万人直接死于伊拉克、阿富汗、叙利亚、也门和巴基斯坦的战争暴力。

  2003年4月,发动伊拉克战争的美军进入巴格达市中心。卡塔尔半岛电视台今年4月的一篇文章描述了18年前伊拉克的情形:经过约3周的猛烈轰炸、力量不对称的战斗后,该国开始陷入混乱、破坏活动不断的恶性循环。伊拉克人遭受的心理损失无法估量。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报道说,估算的数据显示,伊拉克战争导致20万平民死亡。

  据美国《华盛顿邮报》梳理,2011年,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从伊拉克撤回大部分美军,但从2014年开始,又重新部署了一些部队以打击“伊斯兰国”(IS)。去年,伊拉克要求美国派代表团讨论撤军机制,美国国务院对此表示,他们准备重新致力于促进与伊拉克的“战略伙伴关系,而不是讨论撤军问题”。

  卡塔尔半岛电视台引述政治分析家巴哈·哈利勒的话说,“在(美军)入侵之前,伊拉克是一个国家,但在入侵之后,甚至是在2011年美军撤离后,伊拉克都不再是一个真正的国家”。他谈到该国诸多领域遭受严重影响,包括经济、健康、教育、环境等,一些国家也在干涉伊拉克的事务。哈利勒表示,整个中东地区的安全、经济、政治局势都受到美国入侵伊拉克的影响,更不用说伊拉克的内部局势了。

  伊拉克的邻国叙利亚也是美国“输出动乱”的受害者。BBC引述叙利亚人权观察组织的数据说,截至2020年12月,叙利亚战争导致38.7万人死亡,其中11.6万为平民,更为可怕的是,20.5万失踪人口数据并未计算在内。“叙利亚内战是地球上最危险、最具破坏性的危机。”《世界报业辛迪加》说,自2011年以来,美国在叙利亚冲突中一直在扮演关键角色,包括为多方提供资金、装备、训练,以及进行教唆。华盛顿试图推翻巴沙尔的行动并非为了保护叙利亚人民,而是一场针对伊朗和俄罗斯的代理人战争。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网站刊文说,美国目前对待叙利亚的政策以孤立和制裁为主,这加深和延长了普通叙利亚人的痛苦,摧毁了该国中产阶层,助长了战争暴力。不过,这些措施并没有削弱巴沙尔国内核心选民的关键支持。

  美国《大西洋月刊》称,华盛顿曾在十年时间里三次“推翻”所谓的“独裁政权”,但未能在战后为相关国家带来稳定。这三次指的就是在阿富汗、伊拉克以及利比亚所发生的事情。美国全国广播公司称,自2011年卡扎菲倒台以来,利比亚局势一直处于螺旋式下降的分裂状态,的黎波里有联合国承认的政府,东部有外部势力支持的反对派系。

  俄罗斯《欧亚日报》评论说,美国与阿富汗、伊拉克、苏丹、利比亚、叙利亚、也门的激进分子合作,对这些国家的内政进行干涉,导致相关地区成为动荡、恐怖分子活跃的地方。事实上,美国人推行的所谓民主到了哪里,冲突、混乱、恐怖主义就出现在哪里。

  《南华早报》刊文说,20年的阿富汗战争没有实现美国领导人打算达到的任何目的,只是引发了无法想象的流血事件,并付出约6.4万亿美元的代价。中东的反恐战争同样没有达到美国的目的,只是在一个原本就已动荡不安的地区制造了更多动荡。“我们无法预测这些相对贫穷的国家将会发生什么,但我们知道,没有任何美国领导人将为他们的反人类罪行负责。”

  阿富汗存在其固有的利益格局和文化传统,被广泛称为“帝国的坟墓”。最近四十余年苏联和美国先后在那里折戟沉沙,中国决不会以他们的方式进入阿富汗。美国带给阿富汗的痛苦一页翻过去了,新的一页正在那个国家展开。它会是内战还是和解仍不确定,什么能把那个国家从一盘散沙凝聚起来同样难以预料。但中国将会一直是阿富汗充满善意并且愿意提供帮助的邻居,决不会去那里制造悲剧。

 

    来源:中国青年报、海外网、环球网等综合